五月遇乐 临江一仙

学生党 小透明画手+写手 鼠猫

【鼠猫/一发完】当这个世界上突然多出了旁白这种生物

ooc预警
开封奇谈人设
与男闺蜜一同讨论出来的旁白梗
【  】内为旁白的话

一.
汴梁大学,一个神奇的地方,据说大宋十大不可思议之谜这儿就占了六条。
比如神秘教师变身之谜。
再比如深夜旧校舍里的三口凭空出现的铡刀。
……
二.
白玉堂是一名大四学生,暗恋同校的展老师,奈何暗恋对象迟钝得想让人爆粗口,各种明示暗示都用遍了,但人家一心向鱼,根本没用。
这天,白玉堂一觉醒来,突然感到一个犀利的眼神,他扭头一看,只见一个浑身缠着绷带的怪人站在床边,头上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旁白”。
【这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白玉堂一醒来就发现了英俊潇洒的我站在床边】
我靠,这是什么鬼?
【我靠,这是什么鬼?白玉堂心里顿生疑惑,上下打量着这个莫名奇妙闯进他家的怪人】
“你是个什么玩意儿?”白玉堂迅速换好衣服,飞快抽出放在床边的刀,警惕地上下打量着这个家伙。
【我?哈哈哈哈,我当然是代表爱与正义的旁白了!】
“?!”
【哎呀,不要惊讶嘛,白衣人。话说你睡个觉还把刀放在床边,是不是脑子有坑啊?看你整个人白的跟没上色似的】
如果有脸的话,这旁白的表情一定超欠揍!
【白衣人,别在心里骂我了,我都听得见,我手上可是有剧本的~放心,我是来帮你的~】
“我不叫白衣人,我叫白玉堂!”
【好的白衣人。】
三.
“我去,你这人怎么甩不掉啊!?”
【因为我是旁白,全知全能的旁白,省省吧,你甩不掉我的,我瞬移技能点满了】
四.
白玉堂现在无暇顾及旁白,他要去上今天的第一节课,还要抢到离老师最近的位置。
【这节课是谁的?我翻翻剧本……哦,展老师……白衣人,你跟他什么关系?】
白玉堂一边加快脚步一边把一个饭盒装进书包:“你不是号称无所不知吗?看不出来?”
【嘿嘿嘿~】
到了教室,旁白倒是消停了些,无视其他同学惊恐的眼神就坐在了白玉堂旁边,笑得极为猥琐。
白玉堂假装没看见,只是拿出一个本子,一支钢笔。接着目不转睛地盯着台上长得儒雅帅气的男人,时不时低下头来在本子上写写画画。
【可以嘛,白衣人,画得挺像的~】
“我……我才不是喜欢他才画他呢!”
【我又没说你喜欢他,这么紧张干嘛~白衣人,你已经暴露了ᖗ乛◡乛ᖘ】
【白衣人,虽然你也很帅,但展老师帅得更得民心啊】
“滚。”
五.
展老师全名叫做展昭,是学校老师中的人气担当,三无属性,喜欢吃鱼。
白玉堂与他结缘是在一场真人CS比赛上。
鬼晓得那是一个给臭猫找对象的比赛啊!
六.
课结束的时候,白玉堂的本子上已经画了满满一页纸的展昭,线条流畅,笔触细腻,一看就知道作者有一定的功底而且已经画过很多次了。
【哟~不错嘛小伙子,有前途~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用满满爱意做出的料……啊呸,作品吗?】
展昭整理好教案,径直走到白玉堂面前:“白玉堂,怎么又是你?”
【如果不是你,爷才懒得来呢!白玉堂心想,面色微红】
“这是什么东西?”展昭的脸上一如既往地看不出任何表情。
“……旁白。”
“哦。”
“为什么你会这么快就接受这个设定啊喂!”
七.
“诺,”白玉堂把事先装入书包的饭盒拿出来,双手递给展昭,“还没吃早饭吧,我亲手做的鱼肉烧麦,还热乎着呢。晚上带你去吃全鱼宴,嗯?”
展昭暗淡的黑眸瞬间亮了起来,白玉堂看着自家猫儿笑了。
“馋猫,就知道吃。” 怎么不多看看我。
【哟哟哟~脸凑得那么近干嘛?白衣人,你还笑得那么宠溺,猫是要调教的,宠多了会恃宠而骄的】
“五爷我……管自家猫怎么了!”
【好好好~我走我走~我知道你嫌我多余~】
【欸,展老师耳朵红了!白衣人,你有戏哦~本旁白看好你哦!(ノ◕ヮ◕)ノ*:・゚✧】
“旁白,话好多。”展昭默默瞥了旁白一眼,张嘴咬住了白玉堂喂来的鱼肉烧麦。
白玉堂闻言,一手拉住展昭的手往教室外走:“笨猫,不理他不就行了,真傻。”
一出门就撞见了来找展昭的包拯和公孙先生。
八.
“死小子,要带我家展老师去哪儿呀?:)”一阵算珠声在公孙先生的袖中隐隐作响。
“学生的义务是好好学习,天天对我们展老师图谋不轨是想干嘛?!”包拯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九.
【白玉堂心中千万只羊驼奔腾而过。据说大部分老丈人见到女婿都是包大人和公孙先生这种反应】
【白衣人,不要这么消极嘛~(ψ°▽°),把展老师约出来试试,别告诉本旁白你连约会都不会】
十.
展昭有一个小秘密,他好像喜欢上了自己的学生白玉堂。
不过没有人看出来。
白玉堂对自己很好,也许他是喜欢自己的。但是公孙先生说要离白玉堂远一点,包大人说白玉堂根本就不靠谱。
感觉心里好空,多少鱼都填不满的难过。
找白玉堂去吃鱼吧,听说他家有一个好大的鱼塘。
最重要的是,白玉堂做鱼很好吃。
十一.
听闻展昭受伤的白玉堂飞速赶到了校医室,展昭正安静地坐在床边,手臂上包着纱布。他抬头看了白玉堂一眼,又默默地低下头去。
白玉堂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火,他快步走到展昭跟前,一手按住展昭肩膀,一手强制性地扳过展昭下颚,使二人四目相对。
“怎么搞的?!把自己照顾好很难吗!”
“我能解决。”所以你不用为我担心。
“你!”
展昭能够感受到对面人已经发怒了,但他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那是我的学生,她们受人欺负,展某自然要来帮忙。”
“展小猫,你有种,仗着五爷喜欢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是吧?”
“你……说什么……?”展昭一向漆黑暗淡的猫眼里闪着高光,脸上表情微微有些动容。
【白衣人,没想到你是在这种情况下表白的,本旁白真是服了你了。还愣着干嘛?快点亲上去啊!强吻,懂吗?】
“不要破坏气氛啊喂!还有你!臭猫!别想转移注意力!”
十二.
“这里那个不着调的旁白应该不会追来了。”
“白玉堂,你带我来你家干什么。”
十三.
不知道是谁先开的头,两人已黏黏糊糊吻在一处,跌跌撞撞从客厅沙发到长廊再到二楼卧室,双双栽倒到白色的大床上。
这床真是太软了,仿佛整个人都要陷进去。
白玉堂真的很好看。展昭在迷迷糊糊时想着。那罕见的雪色长发随着身上人的动作轻摆,在两人指尖交缠。展昭最喜爱的是他鎏金的双眸,每当他温柔地凝视着自己时,心中总会生出一种奇异的,连自己都不明白的感觉。
现在想来,那应该就是喜欢吧。
“展小猫?展老师?展猫儿?”白玉堂突然停下动作,热切地望向展昭,“你当真愿意吗?若不愿意,我下去便是……”
展昭这时被折磨得难受,一身衣物已经被扒得差不多了,脖颈处的红痕带着水光延伸到小腹,圆圆的猫眼里含春带露,看上去委屈得很:“做就做,你又不会善罢甘休,白五爷莫非不敢……唔!”
白玉堂觉得自己是脑子抽了才会跟这猫磨下去。
“反正,展某也不是不喜欢你。”
这句话在白玉堂脑中先是循环播放后又瞬间炸成烟花。
“明明是只小猫而已,叫的还挺凶啊。”白玉堂把人 翻了个面,挺身捅了进去。
“我……哈啊!我明明……呜……比你大……嗯啊……四岁……”展昭呜呜咽咽地想用手遮住自己双眼,却被身上人强行摁在头顶,霸道地与他十指相扣。
与温柔缱绻的吻相比,身上人的动作却是发了狠。修剪好的指甲深陷进脊背里,伴随着一阵难耐的声音。
“玉堂……”
最后,都融化在亲吻里。
十四.
“白玉堂!你把我家展昭怎么了!”
看着突然闯进来的包拯和公孙策,刚睡醒的白玉堂先是安抚好展昭,把猫哄睡着了以后,再压低声音道:“你们是怎么进来的?”
【当然是本旁白我的功劳!我还特意拖了仨小时多,没坏你好事就不错了!(●´ε`●)♡】
“那我还真是谢谢你了。”
十五.
“放心吧,我一定会对展昭负责的。”
【白衣人,你脆皮鸭文学看多了吧。】
十六.
几天后,白展二人正式开始交往,但其实相处模式也没变多少。
只是,没有人发现,那个不着调的旁白不见了。
而汴梁大学又多出了一个怪谈——
自称旁白的绷带怪人。

少年啊少年,都是鲜活的少年!
午休时间就要好好休息一下╰(*´︶`*)╯

一.
冲霄一役,已半月有余。
襄阳王伏法,一切都在渐渐步入正轨。只是向来热闹的开封府少了只欢脱的白老鼠,难免会有些无趣罢。
二.
汴梁的百姓都晓得开封府的展护卫自白五爷死后便像是丢了魂似的,常坐在屋顶抱着个酒坛子发呆,本来话就不多的他干脆直接一声不吭。
三.
包大人试图用鱼把展昭钓下来,结果未遂。
四.
“心病,要想根治还得找到系铃人。”公孙先生淡定地说,毛笔却是胡乱在纸上划出几道痕迹。
五.
新年到了,开封府迎来一名神秘的客人,白衣如雪,头戴幕篱。
六.
展昭刚回来就溜进了自己的小院。这时,房外传来一阵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王朝领着一人来了。
王朝兴奋地说:“展大人,您看谁回来了!”
七.
那人摘下幕篱,露出一头银丝及那金色的双眸。
“展小猫。”

【鼠猫】结

“白玉堂,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智商原来这么低?”白锦堂在电话另一头大声嚷嚷,“连忘记申请宿舍这种事你都干的出来!”

“怪我咯。”白玉堂心不在焉地小声嘀咕。突然,一个人从背后拍了一下他的肩膀,白玉堂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女人,眉眼间竟和那故人有七分相像。

霎时,街面上空无一人。

“你是……天机阁阁主永遇乐?”白玉堂心下一惊。他带着前生记忆投胎而来,在二十一世纪活了十八年,宋时记忆日渐深刻,这永遇乐在前世乃是九尾妖狐,帮了他不少忙。现代社会,人已经接受了妖的存在,但这么明目张胆设下结界的还是见着的头一个。

“白少侠,别来无恙啊。”永遇乐眯起凤眼,金色的眼眸带着笑意,“幸亏临上仙帮你点化了仙魄,我帮你聚起了魂魄,要不然你真就连转世的机会都没有了。”

“关于那楼,爷……白某心里羞愧,但却并不后悔。”白玉堂沉默片刻,像是下定决心,极为低沉地说,“只是,白某还是放心不下那猫儿……阁主可知展昭去向?”

闻言,永遇乐莞尔一笑,塞给白玉堂一张纸条,答非所问:“我家弟弟独自一人在家无聊得紧,正好你没申请宿舍,要不住到天机阁去。”

“阁主先告诉我猫儿他……”

“放心吧,他是九命猫,命大着呢!”永遇乐扬长而去,周围恢复了喧闹,“只是为你抵了一条命,还没调养好身体。缘分到了就会相见了。”

“这次,对他好一点。”最后一句话消逝在风中。

顺着地址再次来到天机阁,白玉堂有些感慨,昔日古楼早已变了模样,成了二层楼的中式小别墅,但在这一砖一瓦中,白玉堂还是瞥见彼时宋时明月,时光被揉碎在一丝惆怅之中,在漫天火光里燃烧殆尽。

时代已经变了,什么年少风流,光辉岁月,从朝堂到江湖,一切不过是人们茶余饭后的几句笑谈罢。

叹息间,木门忽然开启,一股特别的檀香味扑面而来。白玉堂心里一震,那香他是再熟悉不过了,以前他经常拿这香来熏衣服,展昭和他在一起久了,身上多多少少沾染上他的气息,后来定情,耳鬓厮磨惯了,颠鸾倒凤翻云覆雨无数次也不觉得腻歪,互相拿错衣服也不在少数。

“你是?”一个人走出来。

映入眼帘的是一张让他朝思暮想的俊雅脸庞,一如百年前的温润唇角,金色的瞳色熠熠,琉璃流转,竟透出几分妖诡。如瀑的乌黑长发被剪短,乖顺地贴在耳后,露出苍白优美的脖颈。只有一身蓝衫长袍如故。

白玉堂一时哽住了,心中却有一个答案呼之欲出——

“展昭……”

展昭还是笑得温柔:“哦,是白同学吧。家姐已经跟我说了,以后我们就住在同一个屋檐下了,白……”

“玉堂。”白玉堂目光如炬,“叫我玉堂。”

“……那么,”展昭微微一愣,似乎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的语气如此温柔,甚至还带有一丝宠溺,“你好,玉堂。”

故事又重新开始了。

(̿▀̿̿Ĺ̯̿̿▀̿ ̿)̄明天期末考试,在及格的边缘试探
吧唧哥哥保我期末考过100
心塞(´-ωก`)

爱奇艺也是很懂了😂

漫威餐厅

我家阿玖

阿玖:

【1】
要说纽约最近又发生了些什么。
那就是土豪Tony·Stark 又㕛叒叕置产了。
不是科技馆,不是实验室,而是一家……
餐厅

【2】
装潢还是很有后现代风格的,红灰主色调看着很舒服,暖黄色的灯光打在看书的少年脸上。

如果忽略他将要睡着的扭曲表情这一定是个温馨的画面。

这是店里的忙内,Peter·Parker,目前还在上高中,考虑到他的学业问题,Tony只是让他每天路过帮忙开个门而已。

“嘿,kid?”
Natasha倚在门边,敲了敲Peter面前的柜台。Peter睁开眼睛,睡意朦胧的望着Natasha。
“你来这么早干嘛?”
“Mr.Stark说过的……”
Natasha很愉快的帮他收拾的书包,送出了店门,叫了辆Taxi。

相信我,你不会想和Peter展开一场关于Mr.Stark的辩论赛的。

【3】
Natasha是店里的大姐大,不是年龄最大也不是胸最大,单纯因为她可以完美的平衡店员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

像什么Steve和Bucky的家暴了,Loki不爽捅Thor的肾了,都是找她解决的。

顾客人送外号:

寡姐。

【4】
不过也有那么一两位是压根不用她操心的,譬如每天准时一起来报道的Wanda和Vision,Wanda跟她聊天,Vision就在旁边,给她递递咖啡马卡龙什么的。

总之温暖和谐的要命。

【5】
他们值完早班之后,午班就是另一拨人了。
一群最不安生的人。

其实这四个人还是很搭调的,两个金发大胸,两个阴森厌世。

正是传说中Natasha解决的问题的对象。

“嘿,Bucky,你是想要刨冰还是灭霸奶茶。”
玩手机的Bucky抬眼,眼神有些愤恨的看着那份奶茶,指了一下。
“Why?”说真的,Tony起这个名字的时候Steve就气的都想把盾还回去了,他想到那个浑身上下紫紫的番薯就很气。
“Steve……”

好吧先给你。

【6】
其实大多数时候那俩还是不家暴的,就是家暴了这边两个也司空见惯了。
反正弟弟一个咒语就能还原了。
Thor如是想。

其实Loki是店里的编外人员,每天也不会干什么活,通常就是坐在一个安静的角落看书,帮他们收拾收拾场面什么的。

每个顾客都觉得这是个文艺青年。
每个店员都觉得这是个中二少年。

当然,除了他哥。
谁能告诉我堂堂阿斯加德之王,雷霆之神,如此跪他弟弟为哪般?
“Brother,我先出去一下。”
“好。”
“Brother,剩下的你来吧。”
“好”

“Brother…………”

咱们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给Thor打两个人的工资。

【7】
晚班是Stephen·Strange,Tony和Peter Quill的,Tony主要负责统筹,比如说晚餐的时候会把阿斯加德鳕鱼堡剔除出去。

至于为什么

除非你想接到来自恶作剧家猫的礼物或者是咬人野猫为了报复留在里头的毒。

Stephen主要是送餐。
当然不是你想象中的那种一个一个走过去,是他听话的披风按照他的要求一个一个的送的桌上去,后来这个项目收费了。

名字叫“阿拉丁神披风送餐服务。”

至于Peter Quill,或许是因为他刚好和忙内重名的缘故,Tony一见到他就会想到另一个孩子,脑子就没法转,再加上博士原本的医生属性,是绝对和厨房没关系的。

于是他就在厨房。

厨房的工作拜科技所赐还算轻松,只不过他一想到外边那两个谈论魔法与科技的人就不爽。

没有比较,没有差距。


“Gamora,你救救我吧。”

“你最近胖了,多忙点是好事。”